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音乐客栈

欢迎来此小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马勒如何缔造“音乐美国”——《外滩画报》莱布雷希特专栏  

2011-03-21 07:57:14|  分类: 专栏与书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自从马勒1907年12月在纽约上岸,就一直为美国的音乐潜力所深深吸引。

 

  100年前,一个矮小紧张的男人裹在羊毛衫里,冲上卡内基音乐厅的舞台指挥了生命中最后一场音乐会。照理说,古斯塔夫·马勒不该出现在那里,医生命令因染上风寒而头疼的他卧床休息,而他和纽约爱乐的关系也刚破裂,在一次充 满敌意的董事会上,律师突然从幕后出现,挥舞着一纸威胁的合同。要是放在今天,任何大师都会立刻取消下一场音乐会,让经纪人和乐团去整出一份挽留颜面的声明。

 

  然而马勒不是轻言放弃的人。自从他1907年12月在纽约上岸,就一直为美国的音乐潜力所深深吸引。他和维也纳人的吊儿郎当斗争了十年, 希望能找到没那么多偏见的听众和更积极的乐手。在被托斯卡尼尼蛮横地挤出大都会歌剧院后,他在低潮中执棒纽约爱乐,炒掉了一半乐手,准备着手改造美国的音乐会图景。

 

  “我打算让公众和乐评人帮我选择音乐道路。”他宣称,其实他在来的船上就计划好了美国音乐会的结构,这种结构一直影响至今。

 

   马勒将卡内基大厅的音乐季分成了4个订制部分,每部分有一个主题。在常规系列音乐会之外,他加上了全套贝多芬作品,“为了教育古典音乐爱好者、我的乐团以及青年学生们”;星期日音乐会是为无法承担全额票价的工人和学生准备的,历史系列音乐会是为了呈现巴赫以来的音乐发展,相当于前媒体时代的纪着黑色塑胶线录着黑色塑胶线片。

 

  其他指挥策划的音乐季是为了吸引观众和掌声。马勒重新定义了音乐会的核心目标,用启蒙代替了纯娱乐,并拓展了听众的社会阶层。教育性和综合性被融进了音乐会章程。

 

   他的激进计划并非为讨好富有的恩主,又激怒了权势乐评家亨利·爱德华·克雷比尔(Henry Edward Krehbiel),后者指责马勒低估了听众的音乐品位。“马勒从未发现那些爱乐的老主顾们不仅从父辈那儿继承了座位,也继承了他们对好音乐的鉴赏力。” 克雷比尔写道,他担心马勒僭越了乐评家的功能。

 

  马勒在第二季中引入了更多主题,从不同国度的在世作曲家中选取精品,包括一批英裔美国作曲家的新作。他一早就告诉董事会,这种突破不应局限于曼哈顿,他可以通过带着乐团去巡演来节约排练时间,缩减昂贵的开销。

 

  第一站是布鲁克林。纽约爱乐从未在这个城市工人阶屋里,虽然还级居住区演出过(即便2011年依然如此),一家晚报惊呼:“布鲁克林终于真正成为纽约的一部分了!”在音乐学院搞了三场活动之后,马勒接触到了美国其他地区的听众。

 

   这是第一次有指挥把一整支交响乐团放到火车里。他们呼啸穿过十个城市,其中包括费城、匹兹堡、克里夫兰和波士顿等中心城区,也包括大学和蓝领工人的小镇,马勒将影响力扩大到了工人和学生。他们在纽黑文、春田和普罗维登斯演出,在布法罗、雪城、罗切斯特和尤蒂卡演出。在尼亚加拉瀑布,马勒宣布:“终于到了真正的最强音。下一站是华盛顿,我们要让总统开开眼。”(这次巡演的节目单可以从克努德·马特纳的编年体新作《马勒的音乐会》中看到,卡普兰基金会出版)

 

  马勒的目的不仅是节约排练开支,他希冀提高整个国家的音乐标准。在美国第一支管弦乐队的诞生地波士顿,著名作曲家阿图尔·福特(Arthur Foote)说马勒“对完美的追求”已经成为全国“始终如一的教学课”。

 

   我们不禁想知道,为何马勒要违背医生的命令,又不顾自己的愤懑之情,在1911年2月21日指挥了那场绝命音乐会。音乐会开到一半,马勒说自己头疼。结束后他由医生陪同回到酒店,医生怀疑他得了亚急性细菌性心内膜炎,便请来了对付这种疾病的大权威伊曼努尔·李普曼。马勒找到了最合适的医生,但他的病情却毫无希望。他被送回维也纳等死。爱乐乐团对外宣称他“得了轻度感冒”。

 

  1911年5月18日,马勒去世,终年50岁。他创作的交响曲又等了几十年才为大众所接受。今天,它们挑战了贝多芬交响曲的经典地位,马勒被认为是现代文化的塑造者。

 

   然而他对美国音乐生活的影响却没有得到充分的认可,因为他之后的半个世纪由他的敌人托斯卡尼尼主宰。这个意大利人颇为保守复古,确立了一套伟大作曲家的经典。马勒则更为灵活变通,顺应了美国的现代化及对新鲜事物的需求。他确立了音乐季订制主题,他是利用乐团进行教育和社会融合的先锋,他提出了一支伟大乐 团应该演遍伟大祖国各地的梦想。

 

  如果纽约爱乐能够在2011年2月21日重现马勒生命中的最后一场音乐会,就合情而应景,但似乎看上去实现的可能微乎其微。倒是以色列爱乐的里卡多·穆蒂在特拉维夫和耶路撒冷重演了那套曲目。纽约,不论在马勒的时代还是今天,都那么薄情。

马勒如何缔造“音乐美国”——《外滩画报》莱布雷希特专栏 - kklaodai - kklaodai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