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音乐客栈

欢迎来此小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英国皇家芭蕾的灵魂——《外滩画报》莱布雷希特专栏  

2011-09-10 11:23:06|  分类: 专栏与书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英国皇家芭蕾的灵魂——《外滩画报》莱布雷希特专栏 - kklaodai - 音乐客栈

 

当年莫妮卡·梅森(Monica Mason)应命担任英国皇家芭蕾的总监时,她的房间布满了鲜花,几周后仍余香未尽。梅森是众望所归,她将一生献给了皇家芭蕾。她出生于南非,17岁进入皇家芭蕾学校,在玛戈·芳汀的阴影下潜伏数年,直到芳汀六十岁退休。梅森兢兢业业,先是担任公司总监诺曼·莫里斯的助理,又服务了肯尼斯·麦克米兰、安东尼·唐威尔和时运不济的斯特莱顿等数任总监。她说自己不是当领。之前两天它导的料。

当唐威尔卸任时,她甚至不愿申请。“我的才能是当助理,”梅森轻轻地说,“我已经当了这么长时间助理,懂得怎样帮助总监减轻负担。有人来问我,你没想过申请当总监吗?我说,我比安东尼还老,别傻了。”

于是她正式介绍澳大利亚人罗斯·斯特莱顿(Ross Stretton)来到皇家芭蕾担任总监。“罗斯非常友好,很容易相处。当我们面试舞者时,总是看法相同。我现在排练的舞者都是他当年雇来的。”令他们产生分歧的是曲目。梅森是公司繁荣和传统的象征,她在麦克米兰编舞时记笔记,见证了麦克米兰从伟大舞者鲁道夫·努雷耶夫那里学习俄罗斯角色。而斯特莱顿的目标是更新曲库,不是向回看。在麦克米兰和努雷耶夫去世十周年纪念时,梅森想排练更多他们的作品,结果被粗暴地拒绝了。

梅森后来回忆:“开讨论会时我意识到斯特莱顿不知道这些剧目。他不会上演任何他从没看过的剧……我们没有与他争辩,但是感觉到他与公司的关系开始黯淡。他的门总是敞开的,但我们都知道有些地方不对劲。”

这是梅森对于斯特莱顿后来突然离开的所知。她作为总监和雇员之间的链接,舞者们如果有道德或身体上的压力,都会向她倾诉。然而她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也不知道传得满天飞的性骚扰流言。她坚持:“没有一个人跟我提过这类事情。等到他们发表公开陈词,我必须得说:我对此一无所知。”

梅森回忆:“罗斯离开得十分迅速。我再也没见过他,我给他的电话留言,没有得到回复。共事一年,你只知道他的一小部分。这里的许多人,我们已经共事了二十、三十甚至四十年。”在罗斯突然离开后,梅森担任代理总监,董事会对她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考查,“好像一场永久的试镜。”最后她发现新职位竟然很合适。

梅森上任第一件事是挂了公司创始人妮内特·德瓦卢瓦(Ninette de Valois)的肖像,正对着她自己的办工桌,以示永恒的训诫和激励。梅森和所有舞者一样,都曾在这位“夫人”治下惊恐地工作。不过到了1970年代末,梅森开始载老太太回家,学习她的智慧和经验。梅森说:“她是那么杰出的人,十分有远见。我现在才意识到,她总是能比只看现在更进一步,总是知道未来需要什么。她一直有战略谋划。正因如此,她在排练时才会表现出对当下的巨大不耐烦。”

梅森如今坐在相同的位置上,也继承了那种分秒必争的特质。她在排练中比德瓦卢瓦夫人温柔,因为知道公司走到了十字路口。首席男舞者刚退休,每一季都可能成为首席女舞者萧菲·纪莲(Sylvie Guillem)的绝响。她将目光投到了新星阿丽娜·柯霍卡鲁(Alina Cojocaru)身上,“难得一见的天才,对于任何参与的剧目都如饥似渴。皇家芭蕾应该与她长期签约,要保持国际影响力,就必须培养更多像她那样的恒星,以及耳目一新的编舞。”

梅森对吉里·基连(Jiri Kylian)和麦茨·艾克(Mats Ek)的编舞感到十分兴奋,她还鼓励公司里那些18岁年轻人进行舞蹈创作。“每个加入公司的人,都必须感受到他们加入的是个生机勃勃的组织。在宽阔平静的海洋中,他们就是海滩边的起伏波浪。舞者必须像吉普赛人一样。我们不能变成机构的装饰品,我记得玛戈·芳汀曾经说过:‘亲爱的,剧院、建筑都不重要,是你在做的事情让它们变得重要。’”

梅森在复兴麦克米兰和努雷耶夫的剧种的同时,也向亚当·库珀和熊川哲也等昔日明星致意,尽管他们曾在公司经历低谷时选择离开。然而梅森并不是一切追求复古的怀旧主义者,她打算将重心放在实验性上。“我喜欢冒险,这是我受的芭蕾教育决定的,努雷耶夫就是最好的老师。”

梅森的合同期是四年半,没想到一干就是十年。最近她宣布了退休计划,将于2012年八月卸任。她常常仰视德瓦卢瓦的肖像,觉得自己看到了夫人眼神中那永不退缩的闪光。“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。我希望皇家芭蕾成为国家珍宝,得到全世界的认可。我要一份杰出舞者的花名册。我希望看到经典旧作得到正确的呈现,因为过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忘记该如何演绎这些作品。我希望在旧作和新作中取得完美的平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